info@expoease.net
​​​源于专业 更具价值
0755-83668376 (60线)
产 业 展 会 门 户
 
 
产业深度观察
从全球展会看新兴技术发展与前瞻趋势​​​

 场 直 

新时代,不止于展览
 
您所在的位置:
升级东协最大汽车生产国!印尼未来如何超越泰国
来源:天下 | 作者:亚通研究院整理 | 发布时间: 2019-10-15 | 165 次浏览 | 分享到:

        直击印尼工业重镇,看见崛起的钢铁业,正为印尼下一步翻身为东盟第一大汽车国铺路。

        
热风一波波从巽他海峡吹来,海上一艘艘轮船,载着往返爪哇与苏门答腊的人车,从雅加达往西爪哇芝勒贡(Cilegon)2小时的车程,沿路是高耸烟囱、电厂、钢厂、石化厂。这座工业重镇,是印尼总统佐科威让印尼走向工业化的最佳写照。

        从这里,印尼能出口钢胚、钢板,也靠这里的钢铁原料引进了下游的日资钢板厂,为印尼发展汽车工业增添新优势。

       《天下》到了芝勒贡,见证印尼钢铁产业崛起。2013年是关键的一年,中钢业务副总黄建智说,印尼国营钢厂克拉卡陶钢铁(Krakatau Steel,简称克钢)及韩国浦项钢铁(Posco)合资的Krakatau Posco于这一年底投产,年产能300万吨的扁钢胚及钢板。自此开始,印尼扁钢胚出口从原本的零,到2017年突破100万吨;钢板出口也从2013年的5万吨,到2017年达50万吨。

        “佐科威的手法,是用国家角色和外资合作,让国家制造业升级,”正修科技大学教授戴万平分析。他进一步指出,工业发展最基础的钢铁业,正是印尼“进口替代”最具体而微的例子。

        其实,印尼到今天仍是钢铁净输入国,产能仍远远无法填补自己的需求,但黄建智说,韩国浦项钢铁的投资,为印尼钢铁产业现代化发展奠下第一步。


        印尼克钢历史悠久,却效率低落。佐科威引入外资,让老产业翻身。



        时间回到1950年代,印尼当时与前苏联交好,苏联替印尼在芝勒贡建立钢铁城,印尼国营钢厂克钢在1970年成立,利用废铁炼钢。

打造钢铁产业链,中日韩大举进攻来设厂走进克钢的大片老厂区后头,出现一大片土粉色厂房、一条条蜿蜒的输送带,以及一支高耸入云霄的高炉。墙外公路旁,偶尔出现零星韩文餐厅。


        “这就是韩印合资的Krakatau Posco,”带着《天下》记者一路寻找这座翻转印尼钢铁产销数字的钢厂,芝勒贡印尼化工厂主管指着高炉说。而戒备森严的围墙防堵外头的人刺探厂内,颇有浦项钢铁在韩国总厂区的氛围。


        不远处、约15分钟车程外,就是克钢和日本大坂钢合资的钢厂,生产下游的长条钢。等于从头到尾开一趟半小时的车程,日本和韩国大厂都来了,印尼正逐步建立从上游到下游的钢铁产业链。


        这是佐科威的重头戏,引进了日商、中资来印尼投资。分别有日本大坂钢铁、JFE、日本制铁,生产高压电塔专用钢与两座汽车用钢板厂;中资方面,引进印中合资的德信钢铁,在苏拉威西岛投资年产能350万吨的碳钢,预计2020年投产,以及印中合资的河北毕氏钢铁在中爪哇投资300万吨的碳钢。


        唯一的差别,是印尼从日本、韩国引进了世界一流的钢铁厂,中国则是名不见经传的民企,反而看不到中国知名的宝钢、武钢集团。




钢铁只是薪柴,汽车、电动车才是印尼工业焦点


        为什么短短6年内,印尼能够吸引这么多外资投资钢铁厂?一是看好印尼群岛多,有船舶钢板的需求;二是印尼人口众多,经济崛起必然带动汽、机车与家电的需求。


        特别是汽车,中钢董事长翁朝栋说,以印尼的人口与成长潜力,超越泰国成为东盟最大的汽车市场指日可待。


        原因之一,是泰国政经局势不稳定,且汽车产业已逐渐饱和、缺乏成长动能,日系车厂有意南向扩大印尼生产规模。而印尼工业部拉日商也拉韩商,去年底,印尼工业部宣布韩国现代汽车计划投资8.8亿美元,在印尼设立电动车厂。此外,印尼也正积极向欧洲车厂招手。


        钢铁只是薪柴,汽车产业才是点亮印尼工业的焦点,而两大日本钢铁厂相继到印尼设汽车钢板厂就是风向球,被认为是因应未来日系车厂扩产所需。


        “钢铁只是印尼工业发展初级目标,往下的汽车、电动车产业才是重点,年产量可望越过300万辆,超越有『东方底特律』之称的泰国,”翁朝栋这样认为。


大玩两手策略,逼外商做抉择
        一手积极招商引进外资,印尼另一手是打倾销、关税保护战,逼外商在前进印尼与退出市场之间做抉择。


        放眼东协国家,黄建智说,印尼是全东协最爱打钢铁反倾销的国家,件数高居东协第一,而且印尼政府先后实施关税及非关税障碍,先调涨进口关税,再祭出投资享税减优惠等措施,来让印尼钢铁产业萌芽。


        佐科威以国家的力量,主导和外资的合作,让制造业落地升级



        最大影响是2015年6月,印尼在课征冷轧钢倾销税之后,又调涨关税,冷轧钢关税从7.5%到10%之间,调涨为15%,关税与倾销税合计20.9%到35.6%。


        从日本、韩国、越南到台湾,销往印尼的钢材都面临这样的双重阻碍。由印尼进口海关数据可看出,2013年,从台湾的进口数量14万吨,隔年下降为12万吨,2016年进口量再进一步减少,仅剩8万吨。虽然冷轧反倾销税在2016年底已停止课征,然而关税障碍仍存在,到2018年数量也仅维持在8万吨水准。台湾冷轧钢材再也回不去在印尼市场的昔日荣光。中、日、韩则选择进军印尼。


印尼廉价不锈钢攻陷全球

        在高楼林立、有雅加达信义计划区之称的“SCBD”,一群穿着火红传统服饰,头戴犀鸟喙的黝黑原住民,手拿锋利的大刀,跳着传统舞蹈。这群原住民,是来自3千多公里外的北苏拉威西岛的三族联合团体Torang Kawanua。“我们是来这里支持佐科威和马鲁夫的,”Torang Kawanua秘书长求地(Jodie Wenas)说。


        求地话锋一转,“我们支持佐科威,他把投资带到苏拉威西,他把投资建设带到我们其他岛上。”


        他说的,是印尼近来快速窜起、并引起国际瞩目的新兴产业——不锈钢业。



         印尼是全世界最大镍矿产区,主要集中在苏拉威西。而镍是不锈钢最重要的原料,中国过去每年要从印尼进口4000万吨镍矿,都来自这座遍布火山、丛林的壮丽岛屿。


        但从2014年,佐克威当选总统的那年开始,印尼禁止镍矿出口,告诉外商,“要用我的镍,就得来设厂。”


        中国钢铁大鳄青山钢铁,就直接到中苏拉威西的摩罗哇里工业区,先和拥有上游矿场的印尼八星集团合资苏拉威西矿业投资公司,又成立下游的印尼青山不锈钢联营公司生产不锈钢材。


        2015年5月,佐科威亲自到了苏拉威西岛的青山钢铁,为中国投资50亿美元的不锈钢厂点火投产。为了在苏拉威西打造完整的生产聚落,青山自己造港、造路。


苏拉威西岛青山园区(图片来源:青山)


        上下游都建好后,青山短短3年,就年产300万吨,跃居世界第一。光青山这一家不锈钢的产量,竟然比整个台湾产能都还大一倍以上。


        印尼工业部订下一个颇具野心的指标,就是在中苏摩罗哇里工业区每年生产400万吨不锈钢,印尼将能成为全球第二大不锈钢产国。还没达到这个野心勃勃的数字,这些在印尼镍矿产地生产出的便宜不锈钢品,却开始冲击全球产销结构。


        青山钢铁的产能,甚至中国也受不了,本土不锈钢业者群起告上中国商务部,指控印尼不锈钢倾销。

        
3月22日,中国商务部调查结果出炉,宣布课征印尼进口的不锈钢20.2%的临时反倾销税。此举也证明了印尼不锈钢已成为全球最具竞争力的廉价不锈钢。


    

        两手策略下,2013年,印尼进出口生产实际统计数据显示,印尼整体钢材产量大概512万吨,消费量一年1270万吨,进口800万吨,进口占整体消费量超过6成。

        
在韩国浦项钢铁、日本大坂钢等合资厂投产后,到2017年,印尼钢材年消费量达1359万吨,生产量跃升到787万吨,出现了史上首次生产量大于进口量。





 
全球热点市场
 
市场风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