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o@expoease.net
​​​源于专业 更具价值
0755-83668376 (60线)
产 业 展 会 门 户
 
 
产业深度观察
从全球展会看新兴技术发展与前瞻趋势​​​

 场 直 

新时代,不止于展览
 
您所在的位置:
美国2019年第三季度经济预测和政策展望
来源: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 | 作者:亚通数据整理 | 发布时间: 2019-10-17 | 456 次浏览 | 分享到:

总结:

        最新数据表明美国经济继续温和扩张,但企业投资持续低迷,通胀继续低于美联储的目标水平。随着全球经济疲软、贸易摩擦带来的风险难以缓解、美国减税和增加政府支出的刺激作用逐渐消退,以及制造业的持续下滑,美联储预计在7月的会议上将降息25个基点。考虑到新公布的非农就业等数据比预期乐观,本月的降息力度将低于市场原来50个基点的预期。

实体经济

        美国商务部7月26日公布的首次预估数据显示,美国第二季度实际GDP年化增速为2.1%(图1)。第二季度增速虽然高于预期,但比第一季度下降1个百分点,较去年同期下降1.4个百分点。


        数据显示,美国第二季度经济呈现出消费强,投资弱,财政宽的形态。第二季度的消费、政府支出高于预期,投资和出口远不及预期,进口与前值持平。个人消费支出第二季度增长4.3%,相较于第一季度1.1%的增长率有明显提升,为当季经济增长贡献2.85个百分点,贡献最大。此外,政府支出达到十年来最大的增幅5%,为当季经济增长贡献0.85个百分点。

        与之相反,私人存货投资为拖累当季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拖累增长0.85个百分点。出口减少5.2%,远低于一季度4.1%的增幅,导致净出口拖累0.65个百分点。此外,非住宅投资和住宅投资和一季度相比呈疲软状态,非住宅投资由前期4.4%的增长转为当季0.6%的减少,而住宅投资也从前期1%的减少持续到当季的1.5%的减少,整体拖累当季经济0.14个百分点,是该项2015年之后首次拖累经济增长(图2)。总体上,强劲的消费和政府支出抵消了投资和出口的拖累,令美国经济继续温和扩张。


        进入三季度后,美国经济继续保持相对疲软的趋势。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7月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制造业持续疲软,非制造业也受到影响(图3)。美国6月ISM制造业指数终值为51.7,较5月的52.1下降0.4个百分点,虽然仍高于50荣枯线处于扩张水平,但已连续三个月下降,并创2016年10月以来新低。6月新订单指数为50,与5月的52.7相比下降2.7个百分点,在连续41个月增长后出现零增长。客户库存指数为44.6,比5月的43.7高出0.9个百分点,仍维持在50荣枯线下方。价格指数47.9,较5月的53.2下降5.3个百分点,是自2月以来首次收缩。制造业领域放缓蔓延到了非制造业。6月非制造业指数降至55.1,低于5月的56.9,创2017年7月以来新低,显示美国服务业的扩张速度创近两年最慢。其中新订单指数从58.6降至55.8,创2017年12月以来新低;物价指数则从55.4升至58.9,创今年1月以来最高。由于制造业约占美国经济的12%,制造业的表现不佳,预示着美国第三季度的经济增速将迎来一个疲软的开局,特别是全球制造业不佳的情况下。摩根大通近期公布的全球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以低于50的水平收缩,这是自2016年中期以来最低水平。

        尽管制造业的表现让人担忧,但消费支出和消费者信心依然强劲。由于家庭购买汽车和其他商品,美国6月份零售额增长0.4%。密歇根大学对美国的消费者信心在2019年7月达到98.4,与上个月的98.2相比变化不大,略低于市场预期的98.5(图4)。家庭消费支出和消费者信心指数的表现缓和了部分由制造业疲软带来的对经济悲观情绪。



就业市场

        7月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在经历了5月非农就业爆冷之后,6月非农就业数据强势反弹。6月新增就业22.4万人远超出市场预期的16.5万人(图5)。整体来看,今年上半年美国平均每月非农就业增加17.2万,低于2018年平均每月22.3万的增加量,但仍高于保持适龄劳动人口增长所需的就业机会。专业和商业服务在6月份增加了5.1万个就业岗位,医疗保健增加3.5万个岗位,运输和仓储增加2.4万个岗位,建筑业增加2.1万岗位。经过4个月的微小变化,6月制造业就业人数小幅上升(+1.7万)。今年到目前为止,该行业的就业增长平均每月为0.8万人,而2018年的平均每月为2.2万人。由于与贸易相关的不利因素影响到就业,运输和仓储行业的就业增长一直呈下降趋势。零售业就业人数连续第五个月下降,自年初以来下降了5.64万。


     
        美国最新公布的劳动参与率为62.9%,为今年3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因此略微推高了失业率。6月失业率小幅上升,U-6失业率为7.3,U-3失业率为3.7(图6)。美国私人非农就业人员的平均每小时收入在6月上涨了6美分,或0.2%,至27.90美元,此前一个月上调了0.3%的上涨,市场预期为0.3%。这使得工资的年度增长率达到3.1%,与一个月前相同,低于市场预期的3.2%。虽较年初3.4%的增长有所回落,工资的上涨仍维持强劲势头。



通胀情况

        最新数据中,5月中旬至7月初,美国物价整体稳定,但较此前略有下降。5月美国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较上月上涨0.2个百分点。与去年同期相比,PCE价格指数上涨1.5%,低于4月向上修正的1.6%,核心PCE价格指数上涨1.6%,与上月相同,并符合市场预期。美国5月消费者支出温和增长,物价轻微上涨,显示经济增长放缓且通胀压力温和。美联储公布的季度预测中将今年整体PCE通胀率预期下调至1.5%,核心PCE通胀率预期下调至1.8%。2019年6月美国年度通胀率从前一个月的1.8%降至1.6%,符合市场预期。不包括食品和能源等不稳定物品的核心通胀率微升至2.1%,高于预期的2%。核心指数按月计算增长0.3%,为2018年1月以来的最大增幅(图7)。



        早些时候,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称今年美国通胀率下滑是暂时的现象,这由7月的最新数据得以验证。另外,从上文提到的薪资数据也可看出,薪资的强劲上涨势头,在一定程度上会缓解通胀下行的压力。6月非农就业的强劲反弹、核心通胀上升至目标水平,以及薪资的持续上涨,可能影响美联储在7月政策会议上降息的力度。

说明:

美国的采购经理人指数,它是衡量美国制造业的“体检表”,是衡量制造业在生产、新订单、商品价格、存货、 雇员、订单交货、新出口订单和进口等八个方面状况的指数,是经济先行指标中一项非常重要的附属指标是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商业报告中关于制造业的一个主要参数。通常采购经理人指数与金属需求指标密切正相关,因而能被看作是金属需求增长率变化的有效指标。


PMI
是一项全面的经济指标,概括了美国整体制造业状况、就业及物价表现,是全球最受关注的经济资料之一。除了对整体指数的关注外,采购经理人指数中的支付物价指数及收取物价指数也被视为物价指标的一种,而其中的就业指数更常被用来预测失业率及非农业就业人口的表现。同时,PMI是一个对亚洲及中国出口很有预测力的一个前瞻性指标。PMI已是国际通行的宏观经济监测指标体系,对国家经济活动的监测和预测具有重要作用。采购经理人指数为每月第一个公布的重要数据,加上其所反映的经济状况较为全面,因此市场十分重视数据所反映的具体结果。在一般意义上讲采购经理人指数上升,会带来美元汇价上涨;采购经理人指数下降,会带来美元汇价的下跌。


PMI是以下不断变化的五项指标的一个综合性加权指数:新订单指标,生产指标,供应商交货指标,库存指标以及就业指标。加权指数在某种程度上具有代表意义,显示出变化的趋势和程度大小。从而得出每一家企业在每一方面的处于上升、下降和不变的结果,通过计算每一个方面不同结果企业所占比例后,得出这五个方面的扩散指数。


采购经理人指数是以百分比来表示,常以
50%作为经济强弱的分界点:当指数高于50%时,则被解释为经济扩张的讯号。当指数低于50%,尤其是非常接近40%时,则有经济萧条的忧虑。一般在40~~50之间时,说明制造业处于衰退,但整体经济还在扩张。


 
全球热点市场
 
市场风向